调教大唐

牛凳

> 调教大唐 > 调教大唐目录

0004 第四章 知道大唐律例吗?(1/5)

上一章目 录下一页

    身后两家丁平日里随着刘阿芒在乡里作威作福,鱼肉乡民,主子这个眼神代表什么意思,还用明吧?

    不就是狠揍郭业这子呗!

    随即,两个家丁一左一右从刘阿芒的身后走了上前,作势就要逮住郭业,好好教训一顿。

    “住!”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霎时,两道声音在客厅中不约而同地响起。

    前面一道声音是愠怒中带着娇斥,后面一道是雄浑中带着毫&p;lt;&p;gt;无畏&p;lt;/&p;gt;惧。

    前者出声之人无疑是吴秀秀这个假老婆了。

    后者嘛,看着郭业单向前一推止住两人的来路,很明显是他叫喊出来。

    吴秀秀寒霜罩面,还想些什么,却被郭业一句自作多情的话给生生呛住了。

    只听郭业对着吴秀秀镇定一笑,朗声道:“娘子,你先一边歇着,这种事为夫自有办法应对。”

    完之后,还投个吴秀秀一个爱怜的眼神,惹得吴秀秀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这个混账,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吃我豆腐,好,你既然要强出头,就让你先吃吃刘阿芒的亏,哼,混账。

    嘴巴上占了一记便宜之后,郭业没有停止应对,而且对面的刘阿芒也不容许他继续和吴秀秀“打情骂俏”,一句娘子就已经让刘阿芒气得哇呀呀直叫了。

    只见郭业继续伸着食指遥遥虚点刘阿芒,高声喝道:“刘阿芒,难道你想吃官司不成?”

    官司二字一出,刘阿芒神情冷不丁一滞,但是却彻底镇住了还想上前来擒拿郭业的两个家丁。

    吃官司?这年头,大唐盛世,吏治也算清明,老百姓除了怕天灾**粮食歉收外,就怕吃官司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两个签了卖身契,没有人身自主权的家丁仆役呢。

    万一真吃上官司,刘家父子不想惹祸上身直接将他们二人送进县衙,他们何苦来哉?这压根儿就是一场无妄之灾。

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目 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