调教大唐

牛凳

> 调教大唐 > 调教大唐目录

0001 第一章 洞房花烛夜(1/6)

上一章目 录下一页

    暮霭沉沉,老鸦聒噪,甚是凄凉悲戚,令人听着浑身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啊-啊啊-

    又是一阵鬼哭狼嚎突兀从吴家后院的一处厢房中传出,较之刚才老鸦哀嚎还要来得凄厉。

    厢房外的丫鬟春香和管家福伯听着着屋里头凄厉惨叫,相继摇了摇头,目露疑惑。

    丫鬟春香更是撅嘴轻声对福伯嘟囔道:“今天已经第三次了,咱们家这位新姑爷唱得是哪出啊?”

    福伯继续摇头轻叹,心道,你问我,我问谁去?

    于是继续抬敲起了房门。

    笃笃笃-笃笃笃-

    急促的敲门声再次应声而起。

    福伯使足了力气梆梆拍门震得房门瑟瑟抖&p;lt;&p;gt;落尘&p;lt;/&p;gt;灰,可屋里头的那位爷就是死活不开门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福伯不由气急喊道:“姑爷,姑爷,你赶紧出来吧。吉时已过,你再不出来和我家姐拜堂成亲,到时候老爷发起火来,整个吴家上下都没得安生了。”

    喊完之后,福伯心里也在嘀咕,按里头这位新姑爷郭业在乡里是出了名的温顺和怯懦,不然也不会入赘咱们吴家了。今天怎么就一反常态,死倔死倔的,愣是不肯出来拜堂成亲呢?

    任凭福伯怎么喊破喉咙,厢房里头的郭业就是不出来,躲在黄花梨木八仙桌底下对着屋外喝骂道:“不出去,打死老子也不出去。你们家姐长啥样我都不知道,我拜哪门子的堂,成哪门子的亲?”

    福伯听罢,顿时哑然。

    而丫鬟春香听着郭业这话,不由皱紧了眉头,老爷和姐不是这郭家大郎郭业读过几年圣贤书的吗?怎得话如此粗鄙不堪呢?

    不过毕竟郭业即将入赘吴家,虽然是倒插门的女婿,那也是半个主子不是?不可不敬。

    于是依旧耐着性子轻声解释道:“姑爷,我们家姐长得很美哩,十里八乡谁不知道咱们家姐-”

    “闭嘴!-

  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目 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