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后我有钱还有田

霖眠

> 穿越后我有钱还有田 > 穿越后我有钱还有田目录

第4章 就算是结了婚也能离(2/3)

上一页目 录下一页

得薛瑶七荤八素,她舔了舔干涩的唇瓣,在心里盘算着小九九。

    正室入门需大礼相迎,小妾可就凄惨多了,非但连正门都不能走,还必定要黄昏时才能从小柴门进府,直接送到床上。

    送薛瑶的轿夫仆人一共只有四个,但婶婶与祖母都守在轿外,让薛瑶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她倒也不打算逃了,横竖也得把任务完成了不是?

    一行人在薛府外足足等了好几个时辰,忽听见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,祖母眼花,倒是婶婶看清了来着有些惊喜,“那,那不是薛老爷的马车吗?”

    两匹瘦弱的老马拉着一架灰花布马车停在了薛瑶的轿子旁,薛老爷的贴身仆人到婶婶耳边低语几句,似是吩咐什么,婶婶起先疑惑,而后脸上浮现出一抹坏笑。

    婶婶掀开了较帘,对薛瑶说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薛老爷要你到马车上去?”

    薛瑶心中疑惑,但很快明白了。

    小妾入府要等黄昏,可这薛老爷哪等得到黄昏?

    早就按捺不住想一亲芳泽了,这是要和她在大街上玩一玩?

    “好啊,我这就上去。”薛瑶的话里含着一丝笑意,乖乖下了轿,被送进薛老爷的马车。

    不远处恰好姜湛与小厮骑马路过,姜湛多看了新娘子两眼,觉得那人身形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光天化日之下竟行苟且之事,这薛府真是不知羞耻!”小厮嫌恶地骂了两句。

    姜湛随口问:“哪个薛府?”

    “昨日小妾服毒的哪个薛府。说起来那姑娘也是惨,年纪轻轻就要嫁给一个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姜湛记起了薛瑶,便是昨日欠慕容适诊金的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昨日还替兄弟打抱不平,要难为这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可如今一想起薛瑶的处境,他反倒有些惋惜,于是暗暗感叹,“她倒也是个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谁知话音刚落,姜湛口中的“可怜人“便与薛老爷在马车打得火热,娇笑声从车窗飘飘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页目 录下一页